土美关系走向冰点赌上国运或在所难免

2018-08-16 15:25 未知

  土耳其美国这两个北约盟国近年来关系逐渐走向“冰点”,而近期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在土耳其被逮捕及审判,进一步激化了两国冲突。

  尽管在与美国的对峙中,土耳其似乎并无优势,但土总统埃尔多安还是提出了自己的一揽子方案——去美元化、贸易转向新市场,以及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他说,最近美国施压,目的是“让土耳其从金融到政治的各个领域沦陷”,而“我们不会投降”。

  “最近的动荡凸显出投资者对土耳其解决重大财政挑战的能力信心日益下降”,道富环球投资管理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经理Richard Jenkins表示。

  他指出,土耳其多年来一直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为追求信贷推动的经济增长而导致高通胀无法控制,而缺乏真正自主权的央行却又无法做出有效的政策回应,结果就是通胀率持续上升,同时里拉越来越弱。

  根据土耳其统计局8月初公布的数据,7月份土耳其消费者价格同比上涨15.85%。分析师此前预计土耳其通胀率将升至16.3%,然而即便是相对较低的15.85%,也已创下2004年1月以来土耳其通胀率最高纪录。

  “虽然这对土耳其来说不是新鲜事,但现在因为一些外部挑战,土耳其国内问题加剧了。”Richard Jenkins说。他所说的外部挑战主要就是近年来土耳其与美国这两个北约盟友之间关系不断恶化。

  分析者认为,美国与土耳其之间此次危机,是1974年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美国对土实施武器禁运之后最严重的一次。

  “过去几年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确让两国关系面临诸多问题和压力。”从土耳其计划购买俄罗斯防空系统S-400、土耳其向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开火、与美国在叙利亚战争问题上产生分歧,再到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对违反制裁伊朗令的土耳其人民银行进行处罚,土耳其和美国的外交关系一直压力不断。

  Can Seluki曾为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研究员,随后又任世界银行安卡拉办事处的经济学家。他认为,在特朗普决定对进口自土耳其的钢铁和铝征收双倍关税之前,美国对土耳其的制裁并没有真正的破坏性,因为“无论是美国还是土耳其透露的信号均表明,他们决定采取其他措施,因为外交不起作用”。

  土耳其反对党人民外交事务发言人Hisyar Ozsoy表示,“这将对经济产生影响,因为土耳其已经做了70年北约成员和美国盟友,我们遇到的情况是:美国在对一个盟友施加制裁。”

  在一些学者看来,美国政府一些“不可持续的选择”是土美关系走到今日这一步的原因,而美国2012年后进一步介入中东政治后,两国之间出现了更多分歧。

  Taha Ozhan曾任土耳其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和总理高级顾问,他指出,美国政府支持库尔德工人党等与土耳其政府敌对的组织,这种“不可持续的选择”至今仍有影响。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的全球政治和经济关系已成为一个极不稳定的“恐惧指数”,而特朗普对中东政策的一些激进决定直接导致了如今的土美关系。

  “要与华盛顿建立富有成效、几乎不可能的关系,路线图如下:首先,让特朗普高兴,同时不要惹恼美国国会;然后确保痴迷于反对特朗普的美国媒体不会反对你。”Taha Ozhan说。

  即便是采取了上述步骤,你还必须谨慎行事,希望特朗普不会发文,谈论在你看来已取得共识的问题。Taha Ozhan说,即便是在乔治·W·布什时代,美国进军伊拉克而土耳其拒绝与美国联手,两国之间的“理性关系”仍然完好无损。“如果美国进一步威胁,那么两国间取得外交成果的希望将进一步暗淡。”他说。

  而从目前埃尔多安的表态来看,他并未因土耳其经济可能崩溃的前景而妥协。他说土耳其可以在经济和政治方面做两件事。经济方面,财政部将采取行动,此外土耳其将抵制来自美国的电子产品。“他们有iPhone,但(土耳其的市场中)还有三星,我们还有本地品牌Venus Vestel,我们会用它们。”

  埃尔多安还曾警告,如果美国继续对北约盟友采取单方面行动,土耳其将开始寻找新朋友。而这些“新朋友”也在这几天中纷纷表态: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13日表示,在双边贸易活动中使用本国货币,是俄罗斯方面长期以来一直提出的主题;伊朗外交部发言人Bahram Qassemi此前也表态,谴责美国对土耳其的新一轮制裁,承诺德黑兰全力支持安卡拉。

  此外,今年初土耳其里拉开始大幅下跌时,埃尔多安就已开始“去美元化”,并在贸易上寻求向其他国家增加出口的可能性。

  在不久前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期间,埃尔多安就曾警告称,如果西方不放弃向土耳其施加压力,那么土耳其政府将使用替代措施,包括在贸易交易中使用本国货币,Can Seluki回忆说。“但由于出口大部分仍以美元计价,我不确定这样的措施能在多大程度上减少对美元的依赖。”Can Seluki称,只有安卡拉设法做到完全以当地货币对国产产品定价,才能避免美元,但这种选择“看起来不太现实” 。

  埃尔多安8月初提出的“百天行动计划”中,还将中国、墨西哥、俄罗斯及印度等列为出口优先市场,并透露土耳其计划发行人民币债券。土耳其钢铁出口商协会(TSEA)主席Namik Ekinci则在美国实施制裁后表示,土耳其希望扩大与西非以及其他撒哈拉以南国家的贸易,土耳其钢厂希望开发西非及其他新兴市场,从而部分抵消美国关税带来的消极影响。

  不过,前述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必须解决导致当前困境的三个因素:经济过热,埃尔多安6月连任以来一直试图阻止央行采取必要行动应对物价上涨,以及和美国的对峙。

  Richard Jenkins认为,埃尔多安撤换了不少支持市场的官员,以便重组属于他的经济团队,令土耳其的政治风险不断上升,土耳其央行也似乎变得更加政治化。“如果政府无法实现市场改革,那么任何加息举措都只能够提供短期缓解,则进一步的抛售将不可避免。”Richard Jenkins说。

  Can Seluki也表示,土耳其享受了2009年后的廉价货币时代,土耳其经济在私人消费和建筑业的支撑下快速增长,但那段时间借入的资金不一定投资于可持续增长的高回报领域,“现在是偿还债务的时候了,土耳其发现自己的口袋不够鼓了。”

  而在Can Seluki看来,埃尔多安的言论不过是政治言辞,“他清楚地知道赌注是什么,但他正与美国进行非常激烈的讨价还价,希望自己的立场看起来坚强而且不妥协。”